/Mike McAvennie

Creator Tim Kring unveils the secret origins of ordinary people with extraordinary abilities.

iTunes Store連結:第一季
字幕下載:點此


紐約,一個不得志的男護士、一位前景大好的政治家和一個身染毒癮的畫家。東京,一個為動漫瘋狂的白領階級。拉斯維加斯,一個單親媽媽脫衣舞孃。德州,一個高中啦啦隊員。洛杉磯,一個有閱讀障礙的警察和一個逃亡中的罪犯。他們之間有什麼共通點?他們都是沉睡在這世界上的凡人,少數擁有不凡能力的凡人。當 Tim Kring 將他們喚醒之時,他們的能力將會改變這個世界。



「Tim Kring?」 你的語氣顯然充滿疑惑。就是那個一手打造"Crossing Jordan" 的傢伙?他怎麼會想到要創造一部關於超級英雄的影集啊?你一定認為只有漫畫迷們才會對這種英雄故事的題材感興趣吧。不,決非如此。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喜歡看漫畫的人,直到我開始為了"Heroes"做功課前,我對漫畫世界可以說是完全陌生的。我始終無法享受閱讀漫畫,更別說是成為漫畫迷了。」在你為他的最後一句話表達不滿前,請先聽聽他怎麼說。



「我們的目標是讓"Heroes"成為一部大眾的影集,如果漫畫迷帶著對漫畫題材的期待來看這部戲,他們可能會感到失望。當然,我也希望能在不辜負他們期待的同時,吸引到更多觀眾,我們把目標放的比較遠一些。我之所以想出"Heroes"的概念是因為它的角色們。我想對漫畫的陌生反而成為我的優勢。我可以找到這類題材不同的切入點。我不只對他們不凡的一面感興趣,也對他們平凡的一面感興趣。」




Secret Origin

或許,在了解"Heroes"將如何發展前,我們該先問問 Tim Kring 的靈感從何而來?其實,對這位身兼製作和編劇的創意人來說,此類題材也並非全然陌生。1983年,在他成功地寫了幾部電視單元後,他參予了一部電視恐怖電影 "Bay Lover"的編劇。然後,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劇本 "Teen Wolf"。在1983年,Kring 又回到了小螢幕編劇的崗位,繼續擔任"Chicago Jope"等影集的編劇。直到1999年,他才又重回了科幻的題材,打造了一部短命的影集"Strange World" ,然後是"Providence"。在2001年,他創造了他至今最後歡迎的作品"Croosing Jordan"。



「在 "Croosing Jordan"走過五個年頭後,我一直在尋找經營其他題材的機會。觀察?整個電視圈,我開始思考要去做一部因應時代潮流演變的影集。那種在數年前完全沒有實行可能性的概念—多重角色的影集。我也開始思考,身處在這個多元、複雜的世界中,觀眾會對什麼樣的題材感興趣,而我們又該如何與他們產生連結。有幾部電影給了我"Heroes"的靈感:「超人特攻隊」和「王牌冤家」。你應該很難想像後者提供了我什麼樣的概念。但它那些平凡、寫實的角色深深地打動了我,就像是那些和你在大街上擦肩而過,就永遠不會再相遇的人們般。經由這兩部電影的啟發,我開始構思一個關於平凡人發現他們擁有不凡能力的故事。」



Tim Kring 並不打算讓他的英雄們穿上光鮮亮麗的皮衣。為了找到貫徹英雄本質的真實感。他找上了 Jeph Loeb,一位拿過 Eisner 獎、打造過無數經典的漫畫作家。「我們是多年的好友,我找上 Jeph 是因為不想讓"Heroes"走上前人走過的道路,他為我上了好幾堂漫畫初學者課程。我才發現我所有想到的主意都已經被人做過五十次以上了。 Jeph 自己就做了不少次。然而,我不想因此終止這個創意,所以我還是繼續寫,讓我的角色自然地引導著我。」







Brave & the Bold

Kring 嘗試著給"Heroes"一種「四海一家」的感覺,因此他創造出來的角色遍佈世界各地,並且透過日蝕這樣的特殊事件來串起整個 pilot。從說故事的角度來看,日蝕讓你知道,事件發生時,我們的角色身在何處。並且增添不少神秘的氣息。我們也因此了解我們所居住的是一個多麼渺小的世界。在同一個星球上的我們,正注視著同一片天空。」





在日蝕發生的時候, 印度基因學家 Mohinder Suresh 剛剛得知了他的科學家父親在紐約過世的消息, Suresh 決定動身前往紐約,著手調查父親的死因,從父親留下的文件推斷,他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人類正在緩緩進化,有許多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們正在這個世界上走動。「 Suresh 是戲中唯一沒有超能力的主角,他是我們所有人的耳目。他試著從科學的角度來分析這一切。並且追循著父親的角度,繼續進行研究。在 pilot中,許多角色都會發現他們的生活因為逐漸甦醒的超能力而有所改變。」





Peter Petrelli,一位住在曼哈頓的男護士,反覆做著自己在空中飛翔的夢,隨著日蝕的到來,他發現夢境和現實的界線逐漸模糊。「Peter 是個很有人味的角色,他充滿了同情心,也充滿了傷痕。他始終活在自己優秀兄長 Nathan 的陰影下,是一個迷失在水泥叢林中的靈魂。他絕望地想要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kring 說。有趣的是,他實際上擁有的能力,也是種充滿同理、同情心的超能力。至於,那雙在夢中飛翔的翅膀,Peter 將會發現他和陌生的哥哥—眾議員候選人 Nathan 間的聯繫,遠比他們所想地來的親密。





「他們的關係充滿了戲劇張力,兄弟倆間藏著一段黑暗的過去。那是整個大拼圖中的小碎塊,暗示著家族所擁有的一個秘密。這些謎團將會隨著故事的發展在觀眾面前一一展開來。」





下一個謎團在拉斯維加斯,單親媽媽 Niki 為了讓孩子能夠進入昂貴的貴族小學,透過網路視訊進行著脫衣舞孃的工作,她所面對的困境不只是高利貸的逼迫,還有那個如影隨形地跟著自己的「鬼魂」,那個不見蹤影卻始終盯著她瞧的「鬼魂」。「觀眾將會花上一些時間才能明白 Niki 的能力是什麼?有點像是分身、雙重人格的?念,目前我們只知道這麼多,但 Niki 探索自己能力的過程是很有趣的。」


我們知道的是另外一個 Niki 可以和本尊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出現,這將會產生許多有趣的故事。我們在 pilot 中看到 Niki 的鏡象在她受威脅時挺身而出,並且屠宰了高利貸鯊魚們。她的殘暴也讓觀眾不禁懷疑, Niki 是否是真正的「英雄」。但 Kring倒是一點也不擔心。「我試著讓觀眾們能夠設身處地地想想 Niki 的困境,她是個努力地想要把孩子照顧好的單親媽媽,而她孩子的父親以威脅者的姿態一再接近她們的生活,加上兇狠地高利貸鯊魚們, Niki 可以說是活在一個時刻充滿壓力的困境。她鏡象的出現成為她宣洩的出口,那可能是她具象化的意識,可是她的另一個人格,也可能是某個長的像她的東西。Niki經歷地是生命中最戲劇化的時刻,觀眾們可以很容易理解這個角色的心理。」





對於住在德州的高中女生 Clair Bennet 來說,擁有超能力並不是件讓人愉快的事情,她深怕這樣特殊的能力會摧毀她原本平靜的生活。在發現她的身體擁有極驚人的療傷能力後,Clair 一再讓自己身陷險境,也一再地全身而退。然而,她不明白的是,她的軀體或許是金剛不壞之身,她的靈魂卻非如此無堅不摧。她無法傷害自己的肉身,卻在自己的情感上留下許多無法抹滅的傷口。「Clair 是很典型的少女,她最不樂見的就是自己變的與眾不同,融入團體對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發現自己的身體的異常對她來說是最大的惡夢。她必須小心翼翼地隱藏這個秘密。」



然而,Clair 還是必須尋找一個可以溝通、傾訴的對象。因此,她找了一個自己從六年級後就沒有再交談過的男生,一個被團體排擠的邊緣人。Clair 深怕自己也會成為這樣的局外人。所以她小心地不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包含她的家人在內。事實上,Clair心中還有一個更急迫的問題想要和家人討論。「她將會問出一個觀眾從未想過的問題,但這問題卻讓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為什麼她如此重視屬於一個團體的歸屬感。在 pilot 末,我們將會發現 Clair 的一個秘密。」


World Finest




如果要用局外人來形容任何一個角色的話。那大概就非 Hiro Nakamura 莫屬了,一個瘋狂地沉迷於「星艦迷航記」和美國漫畫的上班族。你大概以為他的超能力就是變身成為超級宅男吧?在日蝕以前,的確是如此。日蝕之後的他,發現自己擁有可以扭曲時間和空間的能力。「 Hiro 很大方地和朋友們討論他的能力。他這麼告訴他的同事:你知道嗎?我可以改變時空哩!他相信自己如果善用這種能力,他就可以自由地穿梭任何一個時空。我們在pilot 中會看見他能力逐漸成長,從起初只能瞬間移動到女廁到最後可以時空跳躍到…」



「他是惟一個從一開始就熱情地擁抱自己超能力的角色,我想要一個不把超能力視為負擔的人物。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身體產生了巨變,應該都是件讓人煩惱而害怕的事情。但是對 Hiro 來說,現實的平凡生活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困境,他所嚮往的原本就是幻想的世界。他的超能力回應了他對生命的疑問,也賦予了他生命全新的意義。」





當 Hiro 全新全意擁抱自己的超能力時,畫家 Issac Mendez 卻希望自己能夠停止他的超能力。Issac 能夠透過自己的畫筆畫出未來,這種能力隨著他的思考而啟動,Issac對於這種能力感到非常害怕。然而,要讓他放下畫筆或是停止思考都是不可能的。「Issac 是個可以預測未來的畫家,但只限於他嗑藥後很嗨的時候。我想透過他來告訴觀眾:擁有這些能力,也可是件非常黑暗的事情。並非是全然正面的。能夠預測未來已經夠讓人害怕了,更令人不安的是他必須在自毀狀態才能開始這種能力。這也是這個角色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不過,Issac 的女朋友 Simone 可能無法同意 Kring 的說法。事實上,"Heroes"的 pilot 暗示著 Issac 的頹廢將會使 Simone 放棄他而投向 Peter Petrelli 的懷抱。這三個人間的關係的確是劇本的設定,但直到你在螢幕上看見他們以前,一切都是未知數。身為創作者,你得等到真的完成一段材料的拍攝並且剪接完畢後,才會知道當初的概念是否是成功的。通常在剪接室,一個單元往往會變的和你預期的不同,身為編劇,你必須抱持著開放的態度。」



希望 Tim Kring 或是創造出 Issac 畫作的漫畫家 Tim 不會像 Issac 一樣, 選擇走上絕路吧。 Issac 在將自己能力切除前最後的畫作,象徵了影集一個發展的方向。畫中的紐約陷入了火海中,不過既然 Issac 能夠預測未來,是否代表我們的英雄就有能力可以改變它呢「這將是我們幾位角色的任務,有不少人會逐漸認清這事實,當然包括 Hiro 在內。」





有兩位"Heroes"的主要角色沒有在 pilot 中登場。我們原來是規劃要拍一部兩個小時長的 pilot。 但最後決定將它拆成兩個單元播放。但是,這兩名英雄的重要性絕對不下於其他角色。首先是由 Greg Grunberg 飾演的洛杉磯警探 Matt Parkman,一位因為閱讀障礙而無法加入 S.W.A.T. 的基層幹員。



「Matt 一直希望成為真正的警察,但這樣的夢想卻永遠不可能實現。直到他發現自己擁有可以閱讀人心的能力。雖然,Matt 還無法完全控制他的能力,但是這樣奇蹟般的讀心術讓他成功地從恐怖份子那兒得到了行動的資料, 這也是他事業的第一個重要突破。Matt 的能力對身為警探的他來說,是個非常方面的技能,你可以知道什麼東西藏在哪裡?知道對方是否說真話。它成為了 Matt 最珍貴的法寶,也成了他最沉重的負擔,因為,他可以聽見週遭的人們對他的看法,包含他的同事和妻子在內。這種能力就像是雙面刃一般,可以幫助你,也可以傷害你。」


超能力的出現對監獄中的犯人 D.L. Hawkins 來說則是天賜的禮物,監獄的看守發現他在就寢時間後躺在戒備森嚴的鍋爐間內。起初,D.L.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那兒。但他也逐漸了解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生異變,他發現自己擁有自由進出監獄的能力。他可以輕易地穿越水泥牆和其他建築物。D.L.很快地變成為逃犯,但觀眾可別期待他和Matt 會立刻演變成官兵抓強盜的關係。「所有的英雄的道路中就會匯集在一起,但他們卻是從不同的起點出發的。D.L.的道路反而比較接近 Niki 的。第一季的焦點在於角色們如何發現自己的能力,並且找尋擁有超能力的意義。如何將它們用在正確的地方,並且拒絕誘惑。這些平凡的人物有了非凡的能力後,他們所面對的道德和良心課題是很有趣的。」





Villains United

大部分的漫畫迷應該會同意,沒有強大的敵人就不會有偉大的英雄。Kring 也是如此認為,"Heroes"中自然也有這樣的魔頭。在pilot 中,對英雄最大的威脅是一個帶著墨鏡的男人,他來自一個我們所陌生的組織。墨鏡男和 Suresh 博士一樣,也在尋找著擁有特殊能力的人,但他的目的卻是將他們一一殺害。Kring 也告訴我們僅管墨鏡男有著惡魔般的身分,他卻和某個主角擁有非常深厚的關係,而墨鏡男可能根本不知道這個主角也是超能力者。在第二個單元中,我們將會看到 Sylar,一個非常黑暗的角色,他將成為整部影集的重要人物。Sylar 就是 Susesh 的父親在死前所找到的「零號病人」,也是 Susesh前往紐約的理由,「零號病人」有著過人的能力和瘋狂的心志,這也讓我們看見英雄們可能墮落的危機。


從說故事的角度來看,Kring 認為"Heroes"是個比其他電視節目更吃力的創作。


「因為裡頭所有的故事都像是骨牌一般,你想到一個主意時,你必須確定所有編劇和導演都有同樣的認識。因為小小的更動可能會影響到其他五個單元,一個骨牌沒放好,整個圖形就散了。但是,這也表示這整個故事充滿了生機,他是個有連貫性的戲劇,不像其他單元劇必須顧及起承轉合。」


Kring 說他和編劇群們已經構思好了第一季的走向,甚至連第二季要做什麼都已經有所準備了。至於這些英雄們什麼時候會聚集在一起對抗大魔頭,他巧妙地迴避了這個問題,Kring 丟出了另一個問題讓我們去思考。「因為我們開宗明義說明了日蝕是全世界都在發生的現象。因此我們可以隨時加入新的角色、新的故事來,同樣地我們也可能結束某些角色的故事,他們可能會死亡、可能會失去他們的能力。目前的卡司真的很出色,我很喜歡他們每一個人。這也表示,所有的人起跑點都是一樣的。」


在我們開始數屍體前,Kring 提醒我們"Heroes"不只是一個正邪對立的故事。「這部影集的意念並不在於邪不勝正,而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自己的目的和意義。如果你發現你必須擁有與眾不同的能力才能面對自己的宿命呢?對我來說,這是"Heroes"最讓我興奮的一個概念,希望人們能對此感到認同。」


本文由http://www.wretch.cc/blog/frafoa&article_id=4745731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walkst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